Sunday, December 4, 2011
清冷的早晨,和鄰居的小孩一起清掃落葉。
怕被以為是怪阿姨,我本來還偷偷站在角落拍。發現被拍之後,她們兩姊妹更加起勁地整理花圃。
果然,每個人都有一個「鏡頭底下的那個另一個自己」。

清冷的早晨,和鄰居的小孩一起清掃落葉。

怕被以為是怪阿姨,我本來還偷偷站在角落拍。

發現被拍之後,她們兩姊妹更加起勁地整理花圃。

果然,每個人都有一個「鏡頭底下的那個另一個自己」。

Notes

  1. apei posted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