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6, 2014

對不起,我不會談戀愛

我這樣回答了一個告白。

我會很多事。只有戀愛這件事,我不會了。經過你之後,我才知道,真愛是全心全意的體貼,真愛是成功不必在我,真愛是無怨無悔默默守候。

一輩子真愛過了,不需要有第二次。

雖然那個幸福與我無關了,雖然還是會流淚。讓你走是我最痛苦的決定。為了你好。兩種可能。

一種是,自導自演。不屬於我的從來就不該勉強。

另一種是,你真心的愛著我。得不到的欲求,是藝術創作的泉源,如果因為這樣的苦痛,讓你的藝術不朽,我願意讓這一切變成我該承受的苦。

不管是以上哪一種,結局都是我該走。

再見了。吾愛。

請你放心

請你放心,你不會再遇見我。

請你放心,我不會再打擾你。

請你放心,我依然愛你如昔。就像第一天我們相見的時候,從那天開始只有增加沒有減少,從今而後也只會增加。

不愛也是一種愛。我終於懂。這裡的第一個愛與第二個愛,說的是不同的愛。我無法「愛」(第一種)你,但這也是愛(第二種)。

我真的很理工科。連愛都要拿來分級。對不起,你有我無法理解的感性,我有你無法想像的邏輯。我們之間,或許不應該太遙遠地相愛著。

Distance.

都已與我無關

兩年過去,我還是經常會想,我們之間到底算什麼。

師生?一開始是的。我們在你的課堂認識。

粉絲?也是。我開始追蹤你的推特,你的部落格,你的所有著作,攝影展,與電視演出,我一樣不漏小心珍藏。

然而這兩種身份,輕易地被一封學校寄來的退回信判定為「非」。信裡說,老師認識你,認為你不適合這個課程,經過校方的審慎評估,因為這次的課程小班制,並且老師與學生的直接溝通是本課程的必須要件,顧慮其他學員的權益,我們決定退回你的入學申請。

從此,你的一切,與我無關。你不願意再當師生,當然也不差我一個粉絲。原來,這兩年的「心領神會」,透過攝影作品的互通情意,都是我的自導自演。

因為你,我長大了。每一段刻骨銘心,都是無價的愛情講義。我,可以忍著淚自己療傷,也可以不管別人怎麼說我傻,依然支持著你。但是我不能放下那些一直在我身邊為我默默付出的他,和她。

No second chance.

我決定忘記你。

不可能假裝生命沒有你,不可能假裝已不在乎你,不可能假裝可以忘記你。

但我應該能夠,看著你的推特,告訴自己,那些都不是寫給我看的;看著你的作品,我會告訴自己,這麼微弱的信息,鑲嵌在照片裡的,都不是在說我。

我們的生命,在人生的漫漫70載裡,我們短暫交會了兩年又兩個月。

不多,也不算少了。

你已在我生命中,成為影響我最多的一個人。因為你,我已經不會在簡報的時候感覺緊張了,因為每次靠近你,跟那種程度相比,根本就不算什麼角色。因為你,我願意相信我們前世有緣,沒有想到,命運捉弄人,今生,我們依然緣淺。

就為你相信有來生。以前覺得陳昇唱這段詞的時候,好帥。瀟灑到破表。崇拜。

現在,我不崇拜了。所謂崇拜是因為自己辦不到,而產生的情緒。如今,我知道,有些時候,英雄之所以是英雄,是因為不得不。

不得不。我不得不讓你走。不得不放下。因為每次我靠近你,你那嚇壞了地逃走地舉動,讓我心疼到不敢再靠近。

或許,沒有我,你的生命可以舒服一點。

我相信在你的生命,又或者,你的攝影裡,已因為我而改變。或者,在這個最完美的地方畫下句點,也未嘗不是一個結局。誰說,天長地久的廝守就比美麗的異國邂逅來的燦爛,來的偉大?

留著一段回憶,埋在心田,肥沃著,它就會在各自的心裡成長,幻化成我們各自想要的樣子。有什麼不好?

晚安。謝謝你,再次投稿推特,讓我知道你安好。 這樣而已。

內容是什麼,都不能讓它與我有關了。我的愛,那種曾經願意廝守的愛,無怨無悔的愛,那種你趕也趕不走的愛,隨著那封學校的信,打散。

無法收拾。

Sunday, April 13, 2014

愛不下去了

你在遠處就已經瞧見了我。我能肯定。

第一,聽人說,當有視線對準你,超過三秒,它就會穿透空氣媒介,像集中光束,燙在你身上,發熱。

第二,當我意識到那份灼熱,朝你望去時,你非常努力地將視線固定在眼前正中央。身為攝影師的你,四處觀察與張望是一種職業本能的你。

再者,雖然隔著雙向車道的距離,我依然能清楚看見你臉上,抿起得緊的雙唇,與稍稍泛紅的臉頰。

為什麼總是這樣。在街上與你偶遇的機會,本已經難能可貴,卻怎麼造化捉弄人地,你身邊總是有一個他。我不得而知,也不必追究這些先生與你的關係。因為你與他們之間隔著一條手臂的距離;一前一後錯開著地速度前進。這讓我安心許多。

然而,若是。心裡忍不住嘶吼著你的名字。吶喊著千千萬萬次,為什麼你身邊總是有程咬金。不然,不然,或許,也許,我這就會鼓起我吃奶的勇氣,帶好鋼盔跟雨鞋,做好跳入糞坑被拒絕之後一身腥的萬全準備,朝你飛奔。抱住你。狠狠地抱住你。

輕聲地說,我好想你。我喜歡你。

怎麼,就這麼得難。

兩年過去了,我常常會憂心,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一種排斥的力量,兩座S極的靠近,只有筋疲力盡一種劇本可以演出。

Thursday, March 6, 2014

               Hipster & Indie Photography Blog ☯
Friday, February 14, 2014
Sunday, January 26, 2014
Friday, January 24, 2014
Thursday, January 23, 2014
super-suit-man:

Suits and fashion for men: http://super-suit-man.tumblr.com/
Sunday, November 17, 2013
red in Ginza

red in Ginza

made in the 80’s

made in the 80’s

Ginza. Looks like he is wating for someone to pick up.

Ginza. Looks like he is wating for someone to pick up.

Wednesday, October 9, 2013
Monday, October 7, 2013
ginza May 17, 2013
I though if I asked nicely, she would agree to go out with me.

ginza May 17, 2013
I though if I asked nicely, she would agree to go out with me.